媒体视角--弄潮“一带一路”系列报道之《水陆并进 纵横市场》(转自湖南日报)

发布日期:2016-05-16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湖南日报记者 李伟锋 彭雅惠

    自2008年来,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通过5次重大海外并购,其核心业务从陆地拓至深海。目前,直接掌管10家境外子公司,拥有4个海外研发中心,产品覆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借船出海”转为“驾船闯海”。

     1 收购丹尼克斯,高铁装备“中国芯”

    近5000平方米的高标准厂房内,配套一流的空气净化系统、温湿度控制系统、纯水处理系统……1月7日,记者走进株洲所IGBT产业化基地,众多现代化的设施让人感觉这不是生产车间,更像是高标准实验室。

    一块光碟大小的硅片上,整齐排列着128个指甲大小的芯片。这就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高压IGBT芯片,它能在百万分之一秒内实现电流快速转化,是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领域的核心、关键元件。类似于电脑的CPU(中央处理器),有“电力机车的心脏”之称。

    早些年,我国机车车辆用的高压IGBT模块全部依赖国外进口,每年需花费数十亿元,“国家曾考虑投资100亿元攻关IGBT芯片技术”。

    “十一五”初,株洲所在国内率先启动高压IGBT元件研制。

    自主研发还是引进来?株洲所有所考量:想在短短几年内,完全依靠自身力量,独立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并推动IGBT技术产业化,难度极大;能否走“收购-整合-创新”的捷径?

    2008年10月,株洲所下属的时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世界知名半导体公司——英国Dynex(丹尼克斯)公司75%的股权,为中国IGBT技术突破打开了一扇窗。

    1年后,我国首条IGBT产品线在中车株洲所落成,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中国芯”在此“诞生”。由此,大功率IGBT模块成功实现国产化。

    为了更好吸纳全球,特别是欧洲顶尖技术和人才资源,加速IGBT技术及产业化进程,2010年,株洲所在英国组建起功率半导体器件海外研发中心。

    借鉴国外技术,通过自主创新,4500伏、6500伏等更高电压等级的IGBT芯片相继在株洲所研发成功,为中国高铁、大功率电力机车、智能电网等走向国际市场奠定“中国底气”。

       2 收购博戈,产业延向汽车

    2014年9月19日,一支小型舞狮队让德国丁克拉格安静的维拉维塔博克酒店充满了喜庆。

    一场重大并购、交割正在这里进行:株洲所旗下的时代新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2.9亿欧元收购德国采埃孚集团旗下的BOGE(博戈)公司。   

    并购博戈,源于对汽车减振产品的追求。

    早在2003年,时代新材就进入汽车减振制品领域,经过10余年摸爬滚打,在商用车减振制品领域取得较大优势,但在乘用车减振及降噪领域,却遭遇技术壁垒。

    博戈公司是全球排名第三的汽车减振系统供应商,被时代新材锁定为并购目标。

    在外界看来,这是一次“蛇吞象”的并购。首先,并购目标博戈在体量上超过时代新材;其次,博戈并非独立的法人实体,收购方式既有资产收购也有股权收购;第三,博戈的部分关键职能与采埃孚交织,内部员工对于采埃孚有强烈的归属感,“采埃孚集团有两万多人签名反对这次并购”。

    并购团队在德国当地召开新闻发布会,与采埃孚和博戈的管理团队、当地媒体等坦诚沟通,悉心解释;邀请采埃孚集团的工会成员、骨干员工来中国实地考察、体验。最后,员工的支持率出乎意料地达到99%。

    并购完成后,时代新材轻松获得博戈在德国、美国、法国、澳大利亚、斯洛伐克、巴西等国的9个生产基地,为株洲所走出国门、走向海外提供重要平台。  

    1年多的融合发展,时代新材一跃成为减振降噪产品和高分子复合材料领先供应商。其弹性减振元件得到宝马、奔驰、大众等国际知名汽车企业青睐。

    2015年,时代新材的总销售收入中,面向汽车领域的收入占据“半壁江山”。

       3 收购SMD公司,向深海进发

    2015年,株洲所旗下的时代电气收购英国SMD公司,在业界引发不小震动。

    SMD公司是全球第二大深海机器人供应商和国际领先的海底工程机械制造商,在海底自推进式挖沟、线缆敷设工程机械领域,占有全球一半市场,产品覆盖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个搞电气牵引的企业,何以瞄准深海领域发力?

    “海洋是尚待开发的领域,谁占有海洋,谁就拥有未来。”主导此次收购的株洲所董事长丁荣军如是说。

    在我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基本处于全球海洋工程装备产业链低端,特别是深海机器人领域技术门槛高、投资较大,属于海工装备技术“贵族”,国内涉足此领域的企业极少,关键技术严重依赖国外进口。

    早在2012年,国家就出台规划,鼓励依托国内有实力的大型企业,以重大项目为牵引,培育一批技术实力雄厚、综合竞争能力强的品牌产品和企业。

    “收购SMD公司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我们长久以来追求的梦想。”丁荣军告诉记者,向深海进发,不仅是企业战略转型的积极探索,更是呼应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务实之举。

    尽管一个在陆地上奔驰,一个在深海里纵横,但高铁技术与深海技术实际上有诸多契合之处,“二者都离不开电气控制、液力传动等。”

    时代电气将已有的船舶电力驱动技术和电气控制技术与英国SMD公司的先进技术、市场和管理经验深度融合,有望使中国进入深海装备领域的时间大幅缩短。

    ■相关链接

 株洲所跨国化指数

    居国内企业前列

    根据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跨国化指数达23.4%,在国内跨国企业中居于前列。

    跨国化指数,是评价跨国公司国际化水平的重要参数指标,跨国化指数越高,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就越高。跨国化指数一般由经营和管理两大体系构成。

    自2008年以来,中车株洲所共完成了英国丹尼克斯、德国博戈(BOGE)、德国E+M、英国SMD、澳大利亚代尔克5个海外并购项目,涉及汽车零部件、深海机器人、工程机械等行业领域;旗下外籍员工达4000人;海外市场业务占到公司总业务的24%左右。

    (湖南日报记者 李伟锋 整理)

     域外心路

  并购进来,为了

    更好地“走出去”

    江奕

    对株洲所而言,“走出去”是企业进一步发展壮大的必由之路。但如何“走出去”,也就是“走出去”的路径怎么选择,是值得权衡和思考的。

    近年来,株洲所先后完成5次海外并购。每次并购,对企业来说都是一次飞跃。

    记得当时收购英国丹尼克斯公司时,我们只收购其75%的股份。一方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海外并购,我们没有足够把握和信心,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另外,25%的股份由对方保留,实际上是想学习对方先进的管理和运营经验,这些是我们急需补充的。

    可喜的是,从“学生”起步,我们收获很多:在引进行业尖端技术的基础上,我们获得丰富的国际化运营经验,锻炼了自己的队伍,提升了管理跨国企业的能力;通过并购,在较短的时间内,迅速拓展业务领域,由轨道交通扩展至汽车,由陆地跃至深海;通过并购,也使株洲所快速进入欧美等广阔的国际高端市场,由“借船出海”转为“驾船出海”。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海外设立研发基地,与国外知名高校、研究院所联合开展技术攻关和人才培养,充分利用海外丰富的智力资源,为更好“走出去”储备了“软实力”。

    (作者系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异域轶事

  1100万英镑的压价

    通讯员 刘伟 曹婷

    湖南日报记者 李伟锋

    株洲所并购英国SMD公司,谈判桌上交锋激烈。

    SMD公司是全球深海机器人第二大提供商。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该公司背后的投资公司Inflexion有意将其出售。从其技术和市场占有来说, SMD公司是株洲所理想的并购对象。

    2014年7月,株洲所董事长丁荣军挂帅,带领包括法律、财务等在内的并购团队,与SMD公司高层在香港就并购事宜展开谈判。一开始接触,双方相谈甚欢;3个月时间的深入交往后,交易意向基本确定,但具体收购价格分歧较大,合同没有谈下来。

    对Inflexion公司来说,SMD公司的行业地位明摆着,再怎么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愿贱卖;对株洲所来说,想买,但也不能由着你来漫天要价。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几个月。

    僵局如何破?现任SMD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战略与整合官朱冬葵告诉记者,株洲所的谈判团队后来提出一个“递延对价”新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双方确定一个都能接受的目标价,但在支付方式上,预先只付一部分款,剩余部分与SMD公司在2015年至2016年的业绩挂钩。这一方案,Inflexion公司基本接受。

    就在即将确定交易条件时,国际油价出现较大波动,受此影响,国际贸易大势沉闷。株洲所并购团队再次压价,在原定交易价格基础上下调1100万英镑,双方谈判再次陷入胶着。

    受国际经济大势持续低迷影响,Inflexion公司在2个月后,最终答应株洲所提出的并购条件,于2015年2月签订了并购合同,2个月内完成并购交割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