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弄潮“一带一路”系列报道之《万里茶路 湘茶飘香》(转自湖南日报)

发布日期:2016-05-16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湖南日报记者 张尚武

    古丝绸之路上,中国茶叶香飘万里。

    如今,产自湖南益阳的茯砖,挺进“一带一路”,缕缕茶香再续前缘……

    作为中国边销茶领军企业,益阳茶厂有限公司50余年专注黑茶中的茯砖,年产2万吨;公司一脉传承金花工艺,从未被超越。

    融入“一带一路”,公司已把茯砖茶销往哈萨克斯坦、蒙古、阿富汗。

    一路向西,公司深入波兰、匈牙利、捷克,推介茯砖茶的“金花之魅”;在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上,还捧回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骆驼奖”。

    产自益阳的茯砖,即将铺向欧洲。公司董事长彭雄根介绍,按欧盟标准打造的茯茶,春节后将发往意大利。

    万里茶路,湘茶飘香。

     1 借助“边销”影响力

    “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以牛羊肉为主食的西北少数民族,一日无砖茶则滞,三日无砖茶则病。

    自古以来,湖南生产的黑茶,船舱马背贩运西北。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定点生产边销茶,专供西北少数民族。1959年成立的益阳茶厂,就是国家最大的边销茶厂。

    50多年来,益阳茶厂为边疆提供近60万吨茯砖茶,占全国边销茶总量的四分之一。

    2007年,益阳茶厂由国企改制为股份公司,依然承担国家下达的边销茶任务。同时,公司开发湘益茯砖茶,自主营销闯市场。

    凭借独有的金花酵素库,益阳茶厂生产的茯砖茶始终保持纯正口感,深受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少数民族的喜爱。

    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公司决策层敏锐感知,湘黑茶走出去,唤醒“万里茶路”,其时已至。

    湘茶出口,一直依靠红茶、绿茶。黑茶销售由于地域性太强,以国内大城市为主。

    当众多黑茶企业炒收藏、推老茶,缠斗国内市场之际,益阳茶厂有限公司已悄然布局,借助“边销”影响力,把茯砖茶推向“一带一路”。

    2013年,益阳茶厂有限公司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合作,在乌鲁木齐成立新益茶业有限公司(简称新益茶业),抵近中亚地区,搭建“桥头堡”。

    成立以来,新益茶业动作频频:出境参展、宣传黑茶茯砖;沿边贸口岸广布网点;赞助牧羊犬大赛、猎鹰节,让黑茶茯砖的名声沿边境传播和扩散。

     2 “三箭”齐发“走出去”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与哈萨克斯坦接壤。

    由于语言、风俗相同,国境线两边的哈萨克族互通往来,茯砖茶在哈萨克斯坦并不陌生。

    多次调研后,益阳茶厂有限公司决策层十分看好茯砖茶在哈萨克斯坦的市场前景。

    哈萨克斯坦流行喝红茶。与当地红茶相比,茯砖茶耐储存,久放风味更好,价格也便宜一半。

    借助会展,走出国门。近两年,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徐迪军带队,每年赴阿斯塔纳市,参展哈萨克斯坦国际食品展。

    展会上,轮番上演的中国茶艺、茶歌舞,引来人气爆棚;公司特制宣传片,用哈萨克语解说茯砖——古丝绸之路的神秘之茶。

    在阿斯塔纳市工商会支持下,公司还举办湘益茯砖专场品鉴会,茶商们闻香而来。

    产销无缝对接。公司选择当地茶商帕尔哈德·安妮瓦为总经销,把茶路从新疆延伸到哈萨克斯坦。

    2015年6月,首批300担湘益茯砖茶,经阿拉山口口岸,走铁路运往阿斯塔纳。湖南黑茶进军“一带一路”,从此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此后,公司又通过边境贸易,物色境外合作伙伴,在蒙古、阿富汗设立了总经销。

    湘产黑茶茯砖源源不断从新疆,经阿拉山口口岸,外销哈萨克斯坦;或经塔克什肯口岸,外销蒙古;或经巴克图口岸,外销阿富汗。

    “三箭”齐发,出口实绩可观。仅去年下半年,公司出口茯砖总量4500担,出口额330多万元。

     3“金花”闪耀奔欧盟

    2015年8月9日晚,意大利米兰布罗梅斯酒店,“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颁奖典礼在此举行。

    颁奖仪式上,益阳茶厂有限公司喜捧“金骆驼奖”。

    获奖归来,公司上下信心倍增。这几年,公司一直谋求打入欧盟茶叶高端市场。

    2013年12月,公司赞助 “重走万里茶路”,迎百余峰骆驼进厂,驮上茯砖茶,行走欧亚11国,最终抵达法国巴黎。

    此次投石问路,单块2公斤、1公斤的茯砖,在立顿红茶主导的欧盟市场,少人问津。

    分析原因,传统茯砖“傻大黑粗”,与欧洲人的精致茶饮格格不入。

    开发欧洲人爱喝的茯砖茶,国家非遗茯砖茶制作技艺传人、公司副总经理刘杏益率弟子受命攻关。

    黑茶精华,妙在“金花”。攻关团队以发花均匀、整齐的茯砖为基础,开发速泡茶,外观像立顿红茶,内质却是纯正的茯砖风味。

    2015年4月中旬,经省政府搭台,公司新产品试水波兰、匈牙利、捷克市场,体现时尚、便携、速泡的“金花之魅”,在东欧大受欢迎。

    4个月后,在意大利米兰百年世博会上,国内茶界权威专家刘仲华介绍茯砖“金花”的最新发现,揭开茯砖金花的神秘面纱。

    专家权威发声,公司为欧盟市场量身打造的速泡茯茶,引起欧盟茶协的高度关注,不少茶商表达了经销意向。

    欧盟市场,绿色壁垒森严。为出口欧盟,公司5万亩茶叶基地已获欧盟有机认证。这些基地茶叶加工的速泡茯茶,春节后出口意大利,将在欧盟市场无障碍流通。

    湘益茯茶,一路“绿灯”,直达欧盟。

    ■相关链接

    金花酵库 世界唯一

    2010年7月,益阳茶厂有限公司将保障茯茶产品50多年品质稳定的酵藏车间定名为“金花酵库”。

    “金花酵库”是茯砖茶的核心工艺,全世界仅此一座。50多年的专一储藏、专用发酵所产生的一种珍贵金黄色颗粒,俗称“金花”,即“冠突散囊菌”(Eurotiumcristatum)。

    冠突散囊菌属真菌,是一种对人体有益的益生菌体,湿度、温度、空气及养分是影响其生长的主要因素。在“金花酵库”,冠突散囊菌的繁衍指数、工艺指标、温度参数、发酵环境达到的稳定性,奠定湘益茯茶最纯正的品质基础。

    从传统黑茶品类看,唯茯砖要发“金花”,所谓“茶好金花开,花多茶质好”。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茶叶权威松下智深入河西走廊考察,发现当地牧民都喝湘益茯砖茶,当即赞美这是“古丝绸之路上的神秘之茶”,并专程来益阳茶厂考察。

    几十年来,许多国外公司愿意拿上亿美元参与茯砖茶开发,但国家不允许外资进入茯砖茶制作工艺,只同意他们加入茶园基地建设,对金花发花技术给予严格保护。

    (湖南日报记者 张尚武 整理)

     域外心路

    “知茶”才能“爱茶”

    徐迪军

    建厂50多年来,益阳茶厂始终只做茯砖,确保“少数民族的生命之茶”供给充足,促进民族团结。

    近几年,国内茶叶市场供给有余。为了消化茶叶,确保茶农增收,公司开足马力生产,年产茯砖已达到2万吨。

    中央出台“一带一路”战略后,大家分析,融入“一带一路”,公司的优势在哪里?反复权衡,还是在于长期稳居第一边销茶的影响力。

    黑茶挺进“一带一路”,首先要让境外茶商和消费者“知茶”,才能购买、品饮,最终到“爱茶”,成为忠诚顾客。

    湘益茯砖茶享誉边疆,这是最大的优势。少数民族生活充满流动性,国境线两边的同一民族,探亲、务工、移民十分常见,他们把茯砖带到四面八方,客观上起到了推广传播的作用。

    经验证明,会展、边贸、夺奖,都可制造影响力,让消费者“知茶”而“爱茶”。一路向西,挺进中亚市场,尤其要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公司赞助当地少数民族的活动,效果就很好。

    欧盟市场门槛虽高,利润也高。这就是我们这几年梦寐以求打入欧盟市场的原因。

    在欧盟市场,科学理性讲解黑茶更重要。公司请权威专家发声,让欧盟茶协、茶商明白,中国黑茶确实利于人体的健康,以科学数据、实验结果去讲,他们就能接受。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从大道理来说,或许是这样。但就茯砖而言,整块砖“傻大黑粗”,让欧洲茶商和消费者一下子难以接受,这就需要产品创新。砖茶经过分解、再生,外形像立顿红茶,内质却保持茯砖的口感,很快就赢得了好评。

    (作者系益阳茶厂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异域轶事

    茶香弥漫毡房暖

    湖南日报通讯员 叶青

    多数哈萨克人,总是喜欢尝试新东西。除了喝红茶,尝一尝茯砖,味道怎么样呢?

    “一种完全不同的味道,不过也不错。”去年5月22至26日,当湘益茯砖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国际食品展上时,阿斯塔纳商人帕尔哈德·安妮瓦首次品尝,就觉得很新奇。

    接连几天,帕尔哈德·安妮瓦每天都来新益茶业展台,一边喝茯茶,一边问这问那,最后买了80公斤茯砖。

    帕尔哈德·安妮瓦经营着一个商店,批发生活必需品,包括面点、红茶、奶酪、酒、服饰等。现在,他经销的商品目录中,又有了中国茯茶。

    在商店的一角,总是煮着茶,顾客可随意品尝。

    试销的茯砖卖得很好,招来了很多顾客。帕尔哈德·安妮瓦与新益茶业正式签合同,成为了湘益茯茶在哈萨克斯坦的总经销商。

    除了阿斯塔纳市,帕尔哈德·安妮瓦还把茯砖卖到了牧民的居住点。

    哈萨克牧民,夏季住山上,冬天住山脚,集中居住点就叫作“夏窝子”或“冬窝子”。 帕尔哈德·安妮瓦用4台厢式货车,把生活必需品配送到20多个集中居住点。

    冬天很冷,哈萨克牧民居住在毡房里。外面天寒地冻,毡房里煮着茯茶,暖意融融。

    2015年过去了。帕尔哈德·安妮瓦共卖了70多吨茯砖,销售额1800多万腾格(折合人民币80多万元)。

    茯砖比红茶便宜,喜欢喝的人越来越多。让帕尔哈德·安妮瓦抱怨的是,铁路货运总是太慢,供货不及时,而且费用高。

    “无论如何,卖茯砖还是赚钱了,这总是令人高兴的事。”帕尔哈德·安妮瓦称。